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【榜样】我之所爱——记首届教职工“飞翔奖”科技新秀奖获得者白杨副教授

2019/05/16

.

编者按:榜样是一面旗帜,是一种力量。在学校启动全面深化改革2.0版,重拾行装再出发的新时期,特别需要榜样的引领。从本学期起,我们将连续推出【榜样】人物通讯系列报道。眼前有榜样,脚下有方向。让我们从榜样身上汲取力量,共同汇聚起推动学校改革发展的强大正能量。

11年前,本科就读于成都理工大学测绘工程的白杨,为了能和女朋友待在一起,原本与石油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他,考取了我校石油工程研究生,并一直读到博士,从此与石油结下不解之缘,踏上科研路。

让白杨没有想到的是,这一“美丽的吸引”成就了一个佳话,成为双料“飞翔奖”获得者:2013年获得第三届学生“飞翔奖”学术科技奖,2018年获得首届教职工“飞翔奖”科技新秀奖。

双料“飞翔奖”获得者(拼图)

六年磨一剑

读博期间,白杨师从罗平亚院士,科研从钻井液起步。

钻井液又称泥浆,被喻为“钻井的血液”。

白杨的研究方向是深井超深井钻井液的性能调控,初始思路也是依循国内外学者的常规,通过研发各种抗高温处理剂调整钻井液的各种性能。但是,抗高温的处理剂种类多、用量大,以致体系复杂、难以控制且成本居高不下。

在罗平亚院士的指导下,通过近三年的实验和集中攻关,白杨终于发现症结所在,通过改变重晶石粒径大小和表面性质能够大大改善深井、超深井钻井液的流变性能和失水造壁性能。这一重大发现,此前国内外均无报道。在这一认识下,最终实现了只需加13%左右的处理剂,即可调配好深井超深井钻井液各项性能,从而实现快速安全钻井。

这个研究成果成为白杨的博士论文的内核,论文被评为西南石油大学优秀博士论文。

2014年获得博士学位后,白杨留校任教,在深井、超深井水基钻井液及堵漏机理这一方向持续进行研究,取得了一系列进展,获得美国发明专利3件,中国发明专利6件,成果被中海油、中石化等企业广泛使用,取得显著经济效益。

白杨在实验室

坚持原始创新

钻探页岩气井,采用油基钻井液是主流技术,美国、加拿大以此技术钻成了大批页岩气井,国内也在川渝等地区钻成了一批页岩气井。但是,油基钻井液成本高、环境污染严重及实钻中仍有井壁坍塌、井下不安全、产能不高和严重漏失等问题,整体效益低,严重阻碍了我国页岩气工业化开发进程。白杨敏锐地认识到,页岩气水基钻井液技术是必然方向和大势所趋。

白杨与同事以延长石油陆相页岩气井为研究对象,研发出了有效降低坍塌压力的抑制剂和封堵剂,其中利用“紧密堆积”、“理想填充”和“结构学”等理论,首创了“页岩封堵评价方法、标准”。成果在延长公司页岩气井中成功应用,为建立普适性、低成本水基钻井液技术奠定了基础,该成果获得发明专利7件,项目“水基钻井液微、纳米封堵技术及工业化应用”获得中国石油和化工自动化应用协会技术发明二等奖。

在坚持原始创新的同时,白杨从多学科综合应用的基础理论研究出发,设计、研发各种新型的油田化学剂,研制各种油田化学工作液的体系及应用技术,并且把它们有机地结合起来,形成一个整体,从室内——工厂——油田一竿子插到底。通过研发各类油田化学工作液的体系及应用技术,服务三大油田公司及延长石油集团,近年来主持国家级、省部级等各类科研项目16项,各项成果产生的经济效益累计超过3.8亿元。

白杨向鉴定专家汇报研究成果

坚持学科融合

油田废水,特别是其中难降解的聚合物如胍胶、交联剂等,处理成本高、周期长、易二次污染,是制约油气开发的一个重大环保问题。

白杨广泛调研国内外先进技术,发现光催化技术有解决这类问题的可能。这是一个交叉学科问题。白杨与课题组其他成员在该领域做了大量开创性研究,成功研制了固溶体、复合体等光催化剂,利用可见光可将染料、酚酞等降解为无毒小分子,为油田废水规模化回收处理、再利用提供了新方法。

这项课题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:发表SCI论文31篇,其中SCI-1区文章8篇,单篇影响因子11.698的SCI两篇,总影响因子超过100,被引660余次;获得美国发明专利1件,中国发明专利2件。成果“基于太阳能驱动的环境污染治理技术研究及应用”荣获四川省环境保护科学技术奖二等奖。

徜徉于石油科技之林,白杨带着学生一起搞创新。2017年,作为第一指导教师,带领学生参加第三届四川省“互联网+”创新创业大赛,项目“Reac-O2-污水处理剂”获得四川省金奖,随后该项目获得全国银奖。2018年,作为第一指导教师带领学生参加“2018未来之路”能源创新研究项目全国总决赛,作品“基于光能驱动的页岩气压后返排液治理技术研究”获得全国总冠军。

白杨在图书馆

习惯坐“冷板凳”

白杨认为,做学问最重要的就是“静”,得习惯坐“冷板凳”。

当白杨被问到“做科研会不会感到枯燥”时,他略显惊讶地说道:“不会啊!一旦专心做某一件事情的时候,我的脑袋就会飞快地转动起来,一转起来便停不下来,时间一下就过去了,何来枯燥?”

做实验很考坐“冷板凳”功夫,每次做实验,跟别人相比,白杨花的时间是最多的,经常在实验室中从早上待到晚上一两点。

与做实验一样,写论文也考验坐“冷板凳”的功夫。从第一次投SCI论文到成功发表第一篇SCI论文,白杨至少被拒10次。“止步不前不如勇敢往前跨出一步,尽管会摔倒但可以知道下次该怎么跨。”尽管被拒,白杨并没有放弃。

他经常坐在电脑前浏览外国网站,一边阅读SCI论文等外国文献,一边学着如何把自己的想法用英文表达清楚。一次次地失败,一次次地在失败中积累经验,最后论文终于发表成功。

“如果我没有读过上百篇的文献,我是写不出SCI论文的。”白杨说。

从2014年留校任教至今不足五年,白杨在石油科技的一些领域崭露头角。谈起感悟,白杨说,做科研一定要坚持原始创新,不能始终处在跟跑状态。治学、科研最可贵的品质就是锲而不舍,坚持、坚持、再坚持。“很多思路,都是在万籁俱寂的深夜迸发出来的;很多规律,都是在无数次实验失败后总结出来的。”

前方有一股力量

“为祖国加油,为民族争气”的西南石油大学精神深深打动了白杨,也影响了他。“每当想到自己的科研项目,能让国家采到更多的油、更多的气,为国家创造更多的经济效益,我会有一种使命感,这种使命感会驱使我全力付出,只要能为中国的石油工业带来一点点改变,那么我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。”白杨说。

11年前,因为爱,白杨与西南石油大学结缘;如今,白杨说,他又多了一个爱人,那就是石油科技,一往情深。(刘仲铭  图/大学生全媒体中心  丁晓峰

白杨视频:https://url.cn/5AxO4SI?sf=uri

白杨一家

 

本文来源于学校新闻网

责任编辑:李承函